中国动画电影就两“宇宙”一个《君名》一个《哪吒》

  没有悬念,国庆档真正的票房冠军被后期口碑回升的《我和我的家乡》获得。而在前期被观众赋予过高期望、预售票房位列第一的《姜子牙》,则因为上映后巨大的口碑两极分化,票房最终被定格在15亿左右。

  大半个月过去,尽管《姜子牙》的话题热度飞速下降,可是由这部电影引发的“封神宇宙”相关讨论却从未停止。

  《姜子牙》片尾出现的杨戬、二郎神和黄天化的彩蛋,观众们就已经认定基于同一个“封神宇宙”世界观的动画电影“在路上了”。

  甚至于在前不久,由追光动画制作、公布定档预告的《新封神:哪吒重生》,网络上也出现了这部电影是蹭“封神宇宙”热度的言论。

  以中国古代神话、传说为题材制作动画电影,早就是中国电影市场的一大知名类型。多年来,不仅诞生了诸如《大闹天宫》《宝莲灯》在内的经典作品,近几年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《白蛇:缘起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这些取材自大众耳熟能详故事的作品,让国产动画电影再度焕发新生。

  未来,还有不少类似题材作品和观众见面,“电影宇宙”一词大概率会频繁出现。当我们细细剖解“电影宇宙”,会发现这个概念目前的最大作用,是在动画电影营销层面的体现。

成也“宇宙”,败也“宇宙”

  2019年夏天,电影观众为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贡献了50亿票房,他们也将自己对动画电影的热情倾注到出片尾的《姜子牙》预告片上。由于两部电影主角皆取材自《封神演义》中的人气角色,一时间“封神宇宙”一词风靡互联网。

  不管是导演、主要制作团队,还是故事类型、叙事方式,这两部电影都是毫不相干的作品,唯一相同的就是出品、宣发都是光线传媒。自《姜子牙》上映之前,光线传媒都未曾在公开场合承认或否认过“封神宇宙”——这种来自终端市场模棱两可的说辞,对于保持《姜子牙》的热度和最终的宣发来说有着天然的优势。

  可以说,在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之后上映,这对《姜子牙》是幸事,也是不幸。

  幸的是,在前期的宣传中可以捆绑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未上映就已经有极高热度,让《姜子牙》成为了国庆预售票房最高的电影作品。

首页 1 2 3 下一页 共3页
提示:支持键盘“← →”键翻页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